橄欖樹.jpg  
淡水的細雨,有我淚水的溫度;橄欖樹的旋律,有我迷惘的真心


** 
蔡素芬 ~ 聯經出版 **
有聽到,橄欖樹呢喃訴說的故事嗎?

橄欖樹 - 不要問我從那裡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祥浩父親車禍受傷後,在牌桌間消耗時光;母親默默的承受一切,這都是讓祥浩想離開高雄的原因。往淡水的平快火車,帶著祥浩離開高雄,到了台北開始她淡江英文系的新生活。同宿唸中文系的如珍-活潑的外表下,有一顆游移不定的心。家世很好的阿良是男友,卻又心繫炮口,而心中還有一道刀傷未癒。祥浩在如珍的帶領下,認識了土木系的梁銘-登山社的社長,他的眼光總追隨著祥浩。祥浩在舞會中和晉思共舞,從此掛念著這身影。在台北做裝潢工作的大哥祥春,讓同在異鄉的兄妹能相互照應。

新社團開始招生,祥浩原本要當個自由人。期中考週,卻在冷清的活動中心社團辦公室,遇到晉思而決定進入校刊社。祥浩也在此時起身閃避梁銘的手。如珍到餐廳打工,祥浩當英文家教,都為了能自立而努力。祥浩決定參加文藝週壓軸的民歌演唱比賽,演唱橄欖樹,歌聲驚豔全場得到冠軍。慶功宴上如珍卻因注意炮口而被燙傷,阿良細心呵護燙傷的如珍,如珍流著淚說「愛常常教人說不出口。因為我不知道它真正的想法。都怕受傷害」,惋惜無法和炮口更進一步。祥浩的母親開始蒸糕賣給零售商作為營生方式,寒假大家也幫著販賣年糕。晉思忽然南下到高雄,祥浩沒來得及見到他。看到母親沉浸在自己的歌聲中,祥浩決定到餐廳自彈自唱駐唱。

校刊社老鳥回籠的聚會,晉思和祥浩終於又相遇,下著雨的天,讓兩人有多一點時間相處,卻因一張照片,祥浩決定先默默離開。大四的舞會,炮口邀如珍參加,大家終於有機會把自己內心的想法攤開。

母親故鄉百年一次的喬會,祥浩再見到了鐘愛母親的大方伯。之後,大方伯時常到祥浩駐唱的「星坊」聽歌,兩人間有著莫名的親切感。

大二開學。梁銘順利考上研究所,一席「有心人一定會彼此相尋」的話,表明了心意。畢業舞會上祥浩遇到很久不見的晉思,趁著舞意熱度加溫,終於有了進一步的發展,但仍無法阻止晉思求去的決定。大三的祥浩開始思索自己未來的方向。過年拿著母親做的年糕拜訪大方伯,一點誤會,讓真相浮出檯面。

最後一章,祥浩隨著片片回憶又跳起了舞,再往前踏一步。

終了,有一點淡淡的感傷,蔡素芬描寫的祥浩忠於讓自己怦然心動的那一個人,決定等待自己的真愛。愛情的微妙,像淡淡的絲線,牽引著他們向彼此靠近。在外人看來,梁銘就是喜歡祥浩,而祥浩喜歡晉思,但是因為害怕受傷,誰都沒有明白的說出口,讓所有的愛意都像淡水小鎮的毛毛細雨,朦朧的看不清,但仍能感覺到雨絲讓人泫然欲泣的刺痛。

這個80年代的校園故事,百年的今日,環境更複雜了,我們仍在情海裡浮沉,因無法明確得到對方的心意而搖擺。一個人時,也許獨立看似不在乎一切,但其實心中卻不時有個身影出現,希望一抬眼,能與他四目相交;找不那目光,我們失落,感覺心裡還是空了一塊,還是有所期待。

上一代的母親沒有嫁給一直愛著她的大方伯,所以鼓勵祥浩等待,不要讓自己後悔。祥浩從第一次和晉思見面就決定是他,很純粹的一見鍾情,這段感情模糊延宕了兩年,終於有所發展。看到這,心裡總算鬆了一口氣,相愛的兩人,終於有機會向對方表明對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現在有多少人,還有這樣的堅持,而走出了校園,我們又有多少機會能在茫茫人海中,再次遇到不知姓名的身影。如果多一點勇氣,不讓臆測取代詢問,事情會變的多不一樣。

祥浩堅定的為自己找到人生及感情的方向,為了家人,也為了對自己誠實。如珍找託付終身的那個人。這,多難,到找到那個人;所以,找到了,怎麼能不和他表明心跡。每一段愛情的轉折,都讓旁人看的著急;身陷其中的人,卻猶豫著不敢有所動作。

錯過了,才後悔著當初;
愛過了,能證明出熱度;
放開了,就感受到自由。
百年下的橄欖樹,仍然發著嫩芽,飄揚著動人的音符,乘載著許多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肆季 的頭像
肆季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