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過後,這一切再也不是以往的樣子。我試圖找回以前曾經有過的蛛絲馬跡,但,幾乎已經沒有線索,沒有證明我清白的證據

**
蘇珊娜.瓊斯 ~ 春光出版 **
有著黑色眼珠的露西是家中八個孩子中的老么,爸媽原本預計是男孩的希望落空,七個哥哥並沒有對她疼愛有加。露西意外造成哥哥死亡後,更從此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中。她對自己有所期望,希望能離家越遠越好,因此大學時決定學習日文,畢業後前往日本,擔任文件的翻譯工作。露西工作上遇到的同事-夏子是露西人生中的第二個朋友,也幫助她很多,還介紹讓露西加入四重奏樂團,每月還會定期去爬山健行。但露西仍沒有向她透漏自己過去的故事,也因此露西覺得夏子對自己開始有所芥蒂。

露西在一次大雨中遇到將要繼承叔叔麵店的攝影師貞治,靠著肢體接觸,兩人迅速相戀。貞治也沒有透露太多自己的過去,露西在好奇心驅使下,打開貞治房間中存放照片的箱子,意外發現一個女孩的照片

莉莉為逃離控制慾極強而論及婚嫁的男友-安迪而來到日本,一個自己從前完全不熟悉的國家。原本在英國是護士,在友人推薦下找到酒吧調酒師的工作。露西先是排斥從自己英國家鄉來的莉莉,因為和她的接觸,會不斷將自己拉向不想回憶的過去中。但就在莉莉細心幫自己包紮爬山扭傷的腳時,讓她想起童年溫柔的護士,而決定認同她是自己的朋友。在莉莉的要求下,露西介紹莉莉和貞治見面,還安排了一起出遊的行程。所有的感覺像地震之後,震動之後一切都不一樣。

莉莉失蹤前最後的交談對象是露西,鄰居還看到兩人發生爭執。河中發現的無名屍可能是莉莉,被視為重大嫌疑犯的露西不願對警方透漏太多,在偵查過程中不斷回想自己與貞治和莉莉的相處過程。四重奏樂團也在山本太太意外身亡後沒有聯絡,自己就像不斷吸引壞事發生的人。露西是否就是莉莉死亡的真正兇手

露西總會在地震前聽到一種聲響,像鳥鳴也像踢到鐵櫃的嗡嗡聲響,像地震鳥的鳴叫。是預警嗎?是否所有的災難發生前都會有所徵兆,很多我們看不到的改變是否就像地底下的激烈運動,都準備醞釀巨大而即將翻轉一切的變化,是否最後將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作者用這樣書名和隱喻,來當作本書的中心思想。

從小,露西就把自己封閉起來,也許是自己不小心的一個想法,但最後意外就忽然發生,所有和自己接觸的人好像都會遭遇不幸,就此她背負著沉重的念頭。露西對於這些發生,也不責怪別人,感覺是自己把所有一切不幸串連起來。但如果有人是刻意謀取別人的生命呢?是怎樣的原因和理由,讓人能夠決定去操控別人的生死。讀著,有著懸疑的氣氛,但更讓人深思的是露西內心的轉折和掙扎。

露西不斷回憶與莉莉和貞治相處的相處過程,所有的經過都模糊而難以確定,露西藉由和自己的獨白,也審視自己的一生。沒有溫暖的家庭生活,讓露西相當依賴男友貞治,自己飄浮的心總算找到一個倚靠。對於莉莉在相處之後,也慢慢的投入感情關心。

露西是個善於獨處的人,她可以自己獨力完成很多事,但某些情境之下,她也渴望友人的陪伴。她傷心時,在東京的街頭漫無目標的遊走,是朋友給她穩定和希望的力量。其實,我們都需要心靈上的陪伴,再怎麼獨立有主見的人,內心仍渴望與外界有所聯繫。人的內心有強大的毅力而堅強,但相對,人的肉體有時卻顯得不堪一擊或無法掌控。最近讓人震驚的就是35歲的藝人於大陸參加夜晚錄製的實境節目時,卻意外休克身亡。注意到這個意外事件,是因為他年齡和我相仿,但平常還有健身和運動習慣,也許是因為當天正好身體不適,也許是因為節目強度太強,又過於低溫。這些外在的條件,讓這位正在發光發熱的藝人,卻這樣失去生命。是否,太可惜了。而身旁的人,要以什麼樣的意念,繼續生存下來。

要多少年,我們才能習慣與自己獨處。真的很難,看著別人雙雙對對,自己就像有層薄膜般和別人隔絕,總是無法融入。要多強大的意志,我們才能在孤獨的生活中,朝自己立下的目標前進,沒有迷失。

地震之後,也許秩序亂了,但大地仍然有生命力,會復原,會修復,一切都會繼續運轉。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