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5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jpg
我討厭每天都看到喝醉的爸爸,住在我家的怪物是爸爸,還是無法割捨這一切的我

**
菊池真理子 ~ 尖端出版 **
主角-真理的爸爸一直有酗酒的習慣,每天下班後總是去和球友喝酒然後醉醺醺的回家,媽媽雖沉迷於宗教,但仍任勞任怨的每天替爸爸善後。就在真理國二時,媽媽承受不住壓力而自殺。真理從此擔負起媽媽的角色,爸爸只維持一個月的清醒,之後就又開始喝酒。

真理高中畢業後就放棄升學,開始到處打工。24歲時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高學歷的男友-太一。對男友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原來男友有喝酒的習慣。自恃甚高的太一,有時還會對真理動粗。第一次有人開始關心自己,真理實在無法放棄這段感情。

真理也想過要離開這個家,但爸爸和妹妹已是自己唯二的親人,如何能說切割就切斷。所以,一方面討厭自己那麼窩囊的爸爸,卻又不斷想到爸爸的好,一直在與內心衝突又複雜的情緒交手。看到男友對真理那麼粗暴,又愛冷嘲熱諷,不斷替真理著急,為何還不和他分手呢?真理,是否又遇到另一個怪物?真理糾結的點也相同,終於,有一個愛我的人出現,雖然他愛人的方式很獨特,不是普遍大眾們能接受的。

我們一腳已經跨出,是要前進、原地踏步,還是後退,只有自己才能決定。我們對別人總是有著期待,期待對方照著我們的方式往前,但我們是否在同時間能對自己坦承所有情緒呢。

小時候爸爸是在市場擺攤的小販,我也似乎習慣假日爸爸不能帶我們出去玩的狀況。全家一起出遊的回憶,幾乎是在每年過年,還有夏天,爸爸也會帶我們去坪林溪邊玩水。為什麼爸爸不找個固定時間上下班的工作呢?小時候知道無法干涉父母的工作種類,雖然內心有此疑惑,但也沒有提出疑問,而那也是爸爸持續最久的工作。

大學畢業後,我即在頗具規模公司的機房擔任早晚輪班的電腦客服人員。還好來電的人都是公司內部同仁,語氣態度「通常」不會太差。但輪班的生活,就是假日有時也必需上班。雖然平日放假,也有很多好處,但若是一個天氣好的假日,還必須上班,總讓人心中有淡淡的淒涼。

因此,很了解擔任客服工作的委屈。有些人就是不先問附近同事,有什麼問題就愛打機房專線。有時刻意愛酸人、有時就是想找人抱怨,或語氣就是態度不佳。其實我們也只是公司的一環,我們負責判斷問題是哪個單位,再轉給系統負責人。但公司的系統那麼多,真正大的異常發生時,要通知網路、資料庫等不同部門,太晚通知,又會被上級檢討是否不夠警覺;找錯單位,又會被接電話的同仁兇一頓。所以,不管是對上還是對下,都有極大的壓力存在。

不知不覺,一年年過去,工作越來越熟練,學姊同事們也都待我不錯。要換工作媽?這是我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嗎?不時會冒出這樣的問題來問自己。將來有家庭,我要怎麼早晚輪班,要怎麼兼顧家庭?總需要有點改變的契機,後來因為主管異動,要求組內同仁有一定年資後都要被輪調出去,正好解決了我的猶豫。

知道香噴噴的美味炸雞不能多吃,回鍋油、反式脂肪等等都是致癌物,但心情鬱悶時總是忍不住想用邪惡的食物來滿足自己。主角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因為內心仍有很多無法割捨的情緒,其實是我的心裡也住著趕不走的怪物,猶豫、貪吃。

要下定決心改變是很困難的,怎樣從自己原本熟悉、習慣的一切抽離。支持我們的動力,通常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為了我們心中最鍾愛的,決心,能趕走怪物佔據的空間。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