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哈人的合奏曲.jpg
想念,我最愛的人。我決定拋開所有,甚至是我一直依靠的一切,前進,希望,能與愛人並進

**
奇戈契.歐班比奧馬 ~ 大塊出版 **
奇諾索母親早已過世,妹妹不顧家人反對嫁給比自己年長很多的老公後,就離家。奇諾索在父親過世後,就孤單的在家中,找不到方向。持續飼養家禽成為唯一必須完成的工作,奇諾索對家禽的喜愛,源自年幼時期照顧一隻純白的小雞開始。

某天奇諾索回家的路上遇到企圖從橋上尋短的妲莉,奇諾索開始對她念念不忘。事隔幾個月後,兩人終於再次相遇,妲莉也主動留下奇諾索的聯絡方式,兩人開始見面更進一步交往。但妲莉的父親其實是酋長,妲莉即將大學畢業,在當時在橋上是因為論及婚嫁的男友提出分手,而傷心欲絕。

奇諾索只有高中的學歷,沒有見過大世面的他,被妲莉家的豪華環境嚇壞了,妲莉父親和哥哥也毫不客氣的表達出自己看不起他的態度。但妲莉態度堅定的愛著奇諾索,決定與他同住,幫他打理家中的一切,但兩人可以這突破許多的高牆嗎?奇諾索要怎樣努力讓自己成為與妲莉匹配的人。

作者以西非的伊博族及其宗教為故事主軸,伊博族是西非奈及利亞主要黑人種族之一。在那遙遠的國家中,貧富的階級差異也非常重。這可能是所有國家中的通病。其實我也不懂金字塔頂端的大人物們在想什麼,他們可以有很多輛的名貴跑車,只因為喜歡或只是要當成裝飾或炫耀的物件,而我選擇用來代步的車子則是必須以安全為首要條件。酋長的千金,真的能拋開一切愛著這位救了她一命的窮小子嗎?

伊博族相信人都有守護靈,守護靈可以和宿主一起學習知識。宿主過世後,守護靈會帶著記憶繼續轉世到下一任宿主身上。但守護靈不能左右宿主的任何決定,也不能隨意離開宿主身體,以防宿主被其他邪靈入侵。守護靈有時在奇諾索腦中閃過念頭,或在睡夢中給奇諾索一些暗示,祂像是奇諾索最要好的朋友為宿主所下的決定擔心。以這樣的角度來陳述,守護靈也像直接說出讀者的憂慮,更讓人覺得替奇諾索感到心急。奇諾索雖然在「人世間」沒有知心好友,但他叔叔仍會來探望他,不是全然的孤單。奇諾索在同輩中沒有可以交心的對象,但這也是因為他沒有敞開心胸持續經營友誼,人可以孤寂,但不能連自己內心的聲音也不願意傾聽。

當奇諾索遇到妲莉,奇諾索終於遇到一位自己可以全心投入託付的對象,這樣傾注全部心力去愛一個人,力量是很強大的,但也會強大的失去自己,是否忘記,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奇諾索為了妲莉努力讓自己往前往高,不要在目前的環境中停滯不前,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對妲莉的愛,是他在一個陌生環境中唯一的浮木,支持自己的動力。

奇諾索其實也有安穩的住所,有一群家禽可生產並讓他賣給餐廳賺取生活費,雖不是富有但可自給自足。一個人,要如何抵抗環境中所有的打擊?缺乏金錢的後援,人的力量更顯單薄,這是非常殘酷但卻現實的狀況,亙古以來的定律,無法突破。有很多偏頗的成見,會直接加諸在弱勢的一方。作者善於觀察,透過小說的文字陳述,更能震撼我們心中最深的角落。

若是平穩的道路,往前走的同時還能一邊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一邊欣賞美景;若是需要走上山坡,在前方等待我們的,有可能是險峻的坡道,但我也許只能注意腳下的階梯,沒有辦法再抬頭看一看身邊是否有其他危機。賭上性命的渴望,能走上山頭,眺望美景嗎?



相關 閱獨試:《浮生釣手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