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在河畔.jpg
從死亡中甦醒的小女孩,深深牽動所有人的心思。女孩的家人到底是誰,女孩總是望向他地遠處,是在等什麼?河流會帶來好消息嗎?

** 黛安.賽特菲爾德 ~ 臉譜出版 **
泰晤士河畔的雷德考天鵝酒館,是大家喜歡聚集聊天的地方。某一天,忽然有一個滿臉傷痕的男人抱著一個臉色發白的女孩進來,在大家注視下忽然昏倒。

酒館老闆娘-瑪歌,馬上請麗塔前來查看兩位傷者。高壯的男人原來是攝影師-東特,麗塔協助縫合傷口後,已無大礙。而原本看似沒有呼吸的四歲女孩,忽然有恢復了緩慢的呼吸及心跳。這一夜多了很多故事,而在大家的幫忙傳播之下,故事越傳越遠。

有著一座農場的阿姆斯壯,雖然有著較為特別的黑色膚色,但靠著溫文儒雅的動作及愛護動物的心態得到大家的尊重。身為私生子的他,和一位獨眼的的女孩結婚,並養育了一群兒女。某天在離家的大兒子-羅賓房中找到一封被撕碎的信件,拼拼湊湊之下,決定根據信件中的線索前往尋找「愛麗絲」。就在阿姆斯壯循線找到媳婦時,卻發現她已身亡,而且前一天有人看到疑似她的女人身旁帶著的一個女孩掉落橋下。

生活在河邊的赫倫娜,從小就喜歡和父親沿著河岸到處遊玩。但年事已高的父親其實已欠下很多債務,姑姑為將來打算,詢問赫倫娜是否願意嫁給父親的合作夥伴-范恩。年紀尚輕的赫倫娜只求婚後還能駕船出遊,就答應這樁婚事。婚後生下一個女兒,但女兒卻在2歲多時忽然失蹤,赫倫娜從此失魂落魄無法專注於任何事物。

住在湖畔的莉莉聽到死而復生的女孩故事而趕來,看到女孩後堅持女孩是他的妹妹,但兩人相差四十歲,幾乎是不可能。得到消息的赫倫娜、范恩、羅賓和阿姆斯壯先後來到天鵝酒館。赫倫娜一見到女孩,以母親的直覺斷定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兒,在外地打拼事業的羅賓已經離開一陣子,所以不認得自己的女兒。最後,女孩就由赫倫娜帶回。女孩似乎受到驚嚇,身體已漸漸康復,但仍無法言語。

阿姆斯壯仍然對於女孩的身世感到疑惑,希望能找到看過孫女的證人。但再度回到雷德考時,曾經幫忙自己的小男孩也不知去向。

在牧師家幫忙當管家的莉莉仍堅持的住在湖畔小屋,而繼兄-維克多每次前來都搜括走家中所有的物資,並讓她留下一堆傷痕。是誰在麗塔替女孩看診完後攻擊麗塔並急於得知女孩的狀況?女孩的身世,究竟如何?

「是默客。這個擺渡人會把時辰已到的人送到另一邊,把時辰還沒到的人送回安全處」

人們沿著河岸居住,靠著水流而生,長長的河流因此聽著人們的故事。水流帶著故事,也帶走聽故事的人們。忽然,一個謎樣的小女孩出現,帶來奇蹟,讓身為母親的赫倫娜得到一個失而復得的機會,再度成為媽媽,讓母愛再度滿溢。

女性的感觸又更為深刻,母性的基因存在我們的體內,母愛總是不時會顯露出來。歷經太多生產過程的麗塔決定從此不婚不生,不希望自己遭遇生產時的痛苦及冒著有可能失去性命的危險。但看到一個無助的女孩,仍有會想照顧她的念頭,會想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女人被賦予能製造生命,但也付出有可能賠上自己一命的代價。

一個小女孩,是如何牽動各方人馬許多人的心思,作者用多組人物的故事來架構。「孩子並不是空的容器,不是任由父母去捏塑的。他們生下來就有自己的心,不關我灌注多少愛在他們身上,都改變不了他們」。羅賓也曾經在阿姆斯壯的愛護下長大,但卻決定離開家中出去打拼。遇到一個女人,因為想讓她有優渥的生活再度離開發展,但卻得到女人帶著自己的女兒和別人越走越近的消息。再度回到家鄉,女人已經身亡。久未謀面的女兒身在何處?羅賓有真心想要找到自己的女兒嗎?

同樣也是身為父親的范恩也極度煩惱。范恩在女兒失蹤後,決定先關注自己失掉心思的老婆,想讓她恢復原有生活,也想離開傷心地重新開始,但赫倫娜怕女兒回來找不到家人而拒絕任何改變。兩歲到四歲小孩的容貌會有很大的變化,要如何肯定是自己的骨肉,不確定女孩是否是自己的女兒,范恩仍在失眠中度過,深怕有人某天會來奪取女孩的監護權。而似乎來有其他人在暗處關注著女孩的一舉一動,到底有多少人注意著女孩的狀態。

這樣每日的驚心膽戰有多大的壓力。就像面對現在的武漢肺炎,沒辦法每天都居家隔離待在家中,外出時只要不戴上口罩,感覺就像少了一層防護。出外用餐,為了保護孩子,酒精濕紙巾把桌子擦了又擦,乾洗手把孩子的雙手噴過一輪又一輪,就怕看不見得病毒趁虛而入。在全球在兩天內暴增百萬確診的情況下,無形的恐懼,深深影響我們的一舉一動,目前有幸身處相對安全的台灣中,但最終,有多少人能渡過這一關,沒人能確定。

河流看似平靜,但可能暗潮洶湧而湍急。有太多故事可能被河水吞噬,也可能有很多故事,從河流開始。河流雖不會說話,但它帶來的故事讓大家不斷傳頌。河流帶來了新的契機,但仍有很多不變的道理在河中盪漾。從前從前,在河畔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