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屍體,能訴說多少故事,有多少黑暗的真相,是要被揭發,抑或只能繼續沉默

**
尼可拉斯.納歐達 ~ 奇幻基地出版 **
麥可.卡戴爾在戰爭過後失去一條手臂,平常用木頭義肢來取代,得到守夜人的工作,但其微薄的薪資不足以維持生計,故在酒館也擔任保鑣。每一次的肢體衝突,都能讓卡戴爾心中的憤怒得到出口。就在一個喝醉的夜晚,兩個小孩在骯髒的拉德湖中發現疑似是屍體的物體,卡戴爾奮力將其從河中撈起。

屍體沒有四肢、眼睛也被挖空、舌頭被割除、沒有牙齒,一頭蓬鬆美麗的頭髮顯得特別耀眼。四肢的傷口,看起來是一個傷口復原後,再切掉另一肢,到底,是誰那麼慘忍,而包著屍體的布料相當高級,有誰能計畫並執行這樣的謀殺。

1793年的正值法國大革命期間,瑪莉皇后被送上斷頭台。在瑞典斯德哥爾摩階級制度仍有絕對的權威。歐墨尼德斯會金援資金不足的教區濟貧院,但同時擁有秘密妓院-基賽館。基賽館所擁有的綠棚轎子,正巧是卡戴爾追蹤到的線索。

羅伊特霍爾姆男爵晉升諾林為英德貝杜宅邸的皇家警察總監,但沒想到諾林極為認真偵辦異常的案件。諾林私下任命曾一起同為法學院畢業的瑟西爾.溫格進行各種案件的調查,正直又認真的溫格原為律師,婚後某天卻忽然開始身體不適並咳嗽,沒想到最後診斷出是肺結核,所剩時日不多。而諾林也因為沒有偵辦男爵認為重要的案件,如是誰到處在毀謗他,而即將遭到撤換。這個案件,是否能在最短時間內找出真兇呢?

到底是現今社會才有光怪陸離的狀況,或者,在我們之前的世紀,就存在更多難以理解的社會狀況?階級制度下,貴族世襲接受爵位,擁有用不完的金錢,崇高的社會地位,讓他們可以為所欲為的實現自己的想法。法律,是否真的能公正的制裁所有的人?

私探-溫格雖在死亡邊緣,但他仍堅持找出真相,他從唯一的線索-裹著屍體的布,四處詢問,企圖找的布的出處。溫格雖瘦弱而臉色蒼白,但他像狼般犀利執著的眼神讓大家感受到他的決心,決心,足以克服所有難關,並超越生死的界線。

戰爭中的血腥,無法用筆墨來形容,每一次雙方交戰都擊碎多少正常的心靈。卡戴爾在戰爭中不但失去手臂,也失去在戰場互相扶持的同伴,戰爭過後,每天都承受著身心的煎熬。他需要錢,也需要一個方向,讓自己找到目標,讓所有的後悔和不滿得到出口。在社會底層生活的他,善於察言觀色也熟悉與各種人打交道的方式。但上流社會中,有多少不為人知的事情呢?

喜歡看歷史小說,每翻過一頁,就能踏入那遙遠陌生的歷史中,在那年代是怎麼生活,但那些年的歲月裡,貴族們光鮮的外表下,可能有著自私的黑暗面。而家道中落的貴族,該憑藉什麼生存下來的。也喜歡犯罪小說,兩位特別的搭檔,隨時會病倒的私探能否承受四面八方的壓力,守夜人又會遭遇怎樣的打鬥場面。

面對自己的難關時,外界的社會仍在持續轉動,我們帶著自己的煩惱在時代的難題中前進,跌跌撞撞。我想我是感性的,但為了生活,我必須理性,為了養家糊口,必須要收斂我天馬行空的浪漫,給肚子多一點的溫飽。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