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037 
 
莎拉失蹤了,我的心也跟著失蹤,一切都不同了。只有真相,能夠填滿我內心的那個空缺

**
羅伯.杜格尼 ~ 奇幻基地出版**
1993
年,崔西和莎拉一起參加完射擊比賽後,崔西的男友-班來接崔西共進晚餐並秘密計畫要和崔西求婚,但天氣開始變差,崔西不忘提醒莎拉小心開車,沒想到莎拉的車在大雨滂沱中拋錨,莎拉失蹤,2人從此永別。

雪松叢林鎮的警長卡洛威當初協助偵辦。假釋出來的豪斯曾自白表示當初是他對莎拉先姦後殺,但卡洛威卻沒有錄下此關鍵對話。崔西的爸媽責怪自己為何在當天去夏威夷度假,並開始忽略崔西的存在,也對崔西對於偵辦過程的疑問感到不耐煩。整個小鎮氣氛都不一樣,大家開始鎖上房門。經過20年,崔西從高中化學老師改成警探,還是不斷反覆思量此案爭辦過程的疑點,也因此失去自己的婚姻。

由於水壩工程,原本被水淹沒的地區復原,莎拉的骨骸被發現,鑑識報告出來後,證實崔西多年來的疑慮,當初將豪斯定罪的證據也露出破綻。小鎮警察局局長卡洛威,是否只想要事件趕快平息?並企圖一直企圖阻止崔西重啟調查。自己最愛的人被殺害,崔西怎麼能中途放棄呢?「死亡不會埋葬死者,只有活者的人才能」崔西。

鎮上很多老朋友都來參加莎拉的葬禮。丹-已從原本圓潤的小男孩,變成高大結實的男人,原本是事業有成的律師,離婚後在身心俱疲的狀況下回到小鎮照顧母親。母親過世後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惑,於是開始改造原本的住家並在小鎮上開始執業。崔西與丹討論案情,崔西查覺到有人跟蹤,丹並在住家中遭到攻擊,是誰在阻止真相被發現嗎?丹的幽默風趣,也讓憂鬱已久的崔西敞開心胸。

豪斯因為性侵一個16歲的少女,並企圖殺害他,造成少女家庭從此被毀,被判刑6年後假釋出獄。就住在叔叔-帕克的家,這樣一個定時炸彈就住在小鎮上,但他是最危險的人物嗎?若沒有找出真正的兇手,這樣小鎮能恢復平靜嗎?書的後半段開始緊湊刺激,很想要一口氣把書看完。

崔西心中一直掛念妹妹的懸案,讓她失去為自己追求幸福的企圖。一個變態的兇手,每傷害一個人,就讓一個家庭,甚至一個小鎮的完全變調。作者重點在崔西的心情起伏和掙扎。崔西經過二十年的反覆思量這個案件,其實我也被牽著走,陷入同樣的牛角尖裡。書裡細膩的寫出崔西的困惑,因為放手讓妹妹一個人走,讓妹妹失去生命。這樣的遺憾,只希望能從找到兇手來彌補。我們的執著,是不是也讓我們蒙蔽部分的理智。

「我們有時候最好把問題留在心中,不一定要找到答案」。崔西有沒有想過,爸爸不讓她參與的原因,是不是害怕事實的真相,會讓她有更大的愧疚感。我們都從自己的角度看事情,所遇到的事件如果又沒有人能一起討論,更會深陷在泥沼裡,無法抽身,因為沒有人能夠拉自己一把。

是不是真的要有證據才能將有罪之人定罪呢?我的想法也一直跟著崔西的走,有某些證據指出豪斯被陷害,但沒有想到是否應該先找出真正的兇手呢?在原本民風純樸的小鎮,還有誰會犯下如此的罪刑?就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讓罪犯伏法有錯嗎?最後才跳出來的議題也頗值得深思。情理法,情字擺第一,可見人情世故也是法律判斷的條件之一。
 
以下涉及書中重點情節
DSC08009

原來是豪斯,沒有想到,當初決定誣陷給豪斯就是因為確定他是兇手。而不讓崔西知道真相就是因為崔西才是豪斯真正的目標。卡洛威堅硬的態度,讓人覺得他隱瞞的態度很鬼祟,卻不知道他堅守著和爸爸之間的約定。

在小鎮上有民望並且是醫生的爸爸卻也因為不斷責備自己終而自殺。崔西只感覺到爸爸性情大變,真相大白,爸爸還是疼愛自己兩個女兒的父親。爸爸真心希望不要再有任何一個家庭承受同樣的痛苦,所以下此決定。爸爸也做出一個他認為對的決定,想保護這唯一的女兒,如果當初,崔西就知道真相,崔西會有怎樣不同的人生?是不是會帶著更深的愧疚呢?

姊妹倆曾經如此形影不離的一起,崔西不斷想著自己能夠再為妹妹多做些什麼;而妹妹被困住時,也不斷想多做什麼。崔西知道真相,妹妹的兇手也真的有個了結。所有傷口需要時間慢慢復原,小鎮感覺慢慢復甦了,也許真的會變成渡假天堂。家人間的羈絆,工作上的挫折,互相交織而成,作者讓本書不止只僅是懸疑小說。

可以放下心中的重擔,我們可以讓其他故事有個更好的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