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科技或是魔法能阻止末日?在末日逼近的狀況下,要救愛人還是為其犧牲?

**
查莉..安德斯 ~ 臉譜出版**
派翠西亞六歲時發現一隻受傷的小鳥。忽然,她能和小鳥對話,為醫治小鳥的翅膀,她依照小鳥的指示來到「鳥類會議」。為了證明自己是巫師,派翠西亞必須回答鳥兒們的問題「樹是紅的嗎?」,但她接著就被父母找到,來不及提出更多疑問。接下來的七年她失去和鳥類對話的能力,轉到新學校後,仍然無法融入同學之間的生活。

羅侖斯從小就喜歡研究,並依照網路上的資料成功做出手錶型的「兩秒時光機」,能夠讓他躲避掉同學的惡意攻擊;還在房間衣櫃裡打造超級電腦。爸媽擔心他有社交障礙,而強迫他參加各種戶外活動。百般無奈的羅侖斯要求弄壞他時光機的派翠西亞幫忙和他父母說謊以逃避戶外課程,兩人開始慢慢有交集。

派翠西亞被同學認為是女巫而遭到嘲笑和孤立,和姐姐的關係惡化,爸媽也不理解她奇怪的行為;羅侖斯則是被大家捉弄的書呆子,選擇默默承受所有攻擊。派翠西亞善良勇敢,欣賞羅侖斯各種特殊的發明。殺手希奧多佛思認為兩人是造成世界末日的關鍵,用計想讓兩人死亡,混亂中,兩人從此分離。

兩人再次相見時,羅侖斯已是米爾頓科技公司的重要大將,正在打造反重力裝置等高科技設備,工作上的進度在預期之中,身邊雖有個漂亮又有才華的女友,但羅侖斯覺得自己配不上她,努力在每次約會時要有最佳表現;派翠西亞已從巫師學校畢業,依照指示進行各項療癒的工作但處處受到限制,大家擔心她自我膨脹,有個曖昧對象。

人手一台的「卡迪」從世界各地蒐集資訊,經過演化增強自己超級電腦的人工智慧。因為孤單,而加強幫人配對的功能。是他讓派翠西亞和羅侖斯多次相遇,他也在思索「樹是紅的嗎?」這個問題,他是很多個體組成的一個群體,樹呢?有趣的對比。

擺脫中學時青澀的模樣,兩人幾次見面之後,發現彼此相處時最為自在,能暢所欲言。「看待世界有很多不同的方式,也許我確實有獨特的優勢,因為我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派翠西亞解釋著,「道德最關鍵的東西,就是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如何影響他人,以及意識到他們想要什麼,還有他們的感受」。巫師們用自己的方式,替世界維持平衡,讓壞人以各種巧妙的方式消失。坦誠後,羅侖斯不再害怕派翠西亞擁有的力量,也該開始佩服和了解自己已經愛上派翠西亞的一切。派翠西亞和羅侖斯各自的專業分別屬於魔法和科技,但派翠西亞在巫師群中仍覺得孤單,大家不時提及當年她是學生時曾衝動參與的活動,而不斷監視限制她的活動。羅侖斯設備讓人憑空消失時,是派翠西亞發揮能力救回的,其實,科技和魔法是互通而非互斥的。

喜歡派翠西亞著個角色,她有著特殊的能力卻沒有巫師的高傲,努力融入人群,關心她所療癒的對象,失戀時會傷心痛哭,遇到所愛也會真心投入,對未知的未來也感到害怕和恐慌,這些細微的人格特質,編織出派翠西亞細膩的心思。

一場超級颶風入侵,混亂的末日是否將至?米爾頓認為是時候啟動「解決計畫」,用科技保留現有人類的各種文化及資產、確保有部分人類能至另一個星球繼續生活,但計畫一啟動,地球有可能因此毀滅;而巫師們則要阻止計畫被執行,兩方人馬開始正面衝突

近年來不斷有末日災難的書籍和電影,有些強調造成末日的原因和擴散時的驚恐;或末日後新世界的逃亡或秩序重建。其之所以吸引人,因為他總是包含很多的衝突抉擇和愛恨值得我們去探討深思。末日來臨的關鍵一刻,有多少人努力阻止,又有多少人是要加速末日的到來呢?我們無法控制自然,連最強大的巫師也不行,書中這場毀滅性的颶風是自然生成,而各國之間談判破裂,想以武力攻擊彼此。這樣看來,末日是自然反撲嗎?人類的決定似乎以不同的方式加速自己的滅亡,或者我們也不自覺的加速末日來臨。各項先進的研究,是帶著我們前往新世界,或是斷絕我們最後的生存機會。很多的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不知道」也許真是所有問題的答案。

書中的結局有點模糊,所謂的「大解體」是?是有續集嗎?期待作者能接續後來的故事,總覺得還有很多未完成。喜歡施展魔法時浪漫神祕的感覺,在現實世界的巫師也許不戴著大帽兜,悄悄懲治壞人默默維持和平,和我們處在同一個時空,多不可思議的感覺(巫師們看到這類描述自己的故事,是否覺得有趣呢),喜歡奇幻小說天馬行空的無限創意。喜歡科技小說各項高科技發明的創意和功能。魔法和科技兩者或有衝突,但彼此卻又融合的完美,因為是「人」分別操控兩者。

末日,會以何種方式來臨,我們人類真能預測或避開嗎?答案是「不知道」。我既非巫師也不是科技高手,我平凡而渺小,但用多愁善感和細膩的心仔細觀察周遭人事物的微妙變化,每一刻感動,都是前進的動力,或許是朝著末日前進,也帶著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