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帶走我們生命中最心愛之人的性命,有能力挽回的,是神、惡魔或是自己。


**
安德魯.派柏 ~ 大塊出版**
一直都很喜歡推理懸疑小說,有關鬼怪類的最大限度是看電影,看到恐怖的地方閉著眼就過去了。這次的「惡魔學者」是自己閱讀類型的一大挑戰,真的有惡魔

四十三歲研究密爾頓等神話的學者-大衛,從小就發覺有一股黑暗的陰鬱跟著,這股感覺變成他和外界的絕緣體。老婆和另一位教授明目張膽的搞曖昧,他也默許。最愛的女兒-黛絲似乎也漸漸開始封閉自己,同所大學中的心理學教授-依琳是他唯一無話不談的好友。

有一天,忽然有個高瘦的女人前來邀約大衛至威尼斯進行一項任務,只需要記錄所看到的東西,並提供優渥的費用。大衛終於決定同意老婆戴安不斷提出要離婚的需求,就在告訴黛絲的同時,就決定帶著黛絲一同前往威尼斯。

就在大衛到達指定地點後,開門的人緊張的交給大衛錄影機,接著他看見一個被綁在椅子上的男人,他空洞的聲音,最後臉部還仍任意變形成他的爸爸,說「應該是你」。接著出現的豬群,各種徵兆,都像是密爾頓《失樂園》的詩句,或各種書籍中記錄遇到撒旦所會有的狀況。真的是撒旦及密爾頓筆下「闇黑會議」的成員之一嗎?「皮膚下爬滿螞蟻的感覺,準確預測未來,以及腦中有聲音反覆說著無法理解卻又貨真價實的事情。」是判定被附身的幾種狀況,而大衛渾身不舒服,腦中不斷出現父親的聲音,他還是自己嗎,還是他已經被惡魔附身。

當天晚上,黛絲像著魔似的到旅館頂樓,隨之一躍而下,消失在河中。大衛仍感覺到黛絲努力的告訴爸爸「來找我」,也深信黛絲仍被困在某個地方,決定努力要救出心愛的女兒。同時追捕者出現,不斷要求大衛交出所擁有的文件和紀錄。病重的依琳意外出現,陪伴大衛尋找女兒。

大衛看著黛絲的日記,發現黛絲同樣在面對著和自己一樣的狀況,就好像有頂黑皇冠戴在頭上,只不過黛絲選擇勇敢面對"牠"。大衛跟著黛絲的暗示,先到北達科塔州,遇到一對雙胞胎姊妹,無名氏不斷用各種形象出現,不但要面對無形的恐懼,還要擺脫追捕者越來越強勢的要求。

原來《失樂園》的內容,是撒旦和門徒刻意留下的紀錄,他們也在找追隨者,隨時準備要崛起。撒旦只能附身在死人身上,但他仍有能力控制活人,像他們也藉著黛絲發言,並讓人死於非命,還讓大衛看到各種幻象。而小男孩托比,現身在眾人之間,製造混亂。大衛是被挑中的人,已經通過考驗。撒旦及門徒的最終目標似乎就要達成。

小時候大衛的哥哥意外溺水,也是他內心一塊灰暗的地帶。大衛在往前不斷追尋的過程中,同時也面對自己內心童年的痛苦回憶。自己總是孤單一人,而他沒想到的是黛絲和他有著一樣的感覺,血脈之間的聯繫,原來比他想像中的更緊密。也因此,他用盡性命,也要找到她。這樣的愛,也是鬼怪們無法理解的情感,這種感情堅強的能抵擋肉體的痛苦,為思緒保持清晰。也是對黛絲的堅持,讓他在抉擇時有明確的方向,不會被外界擾動。

在外人看來,大衛的舉動像是因為痛失愛女而重度憂鬱瀕臨瘋狂的人,唯一不斷給他支持的就是依琳,她像天使般不斷提醒大衛撒旦可能會迷惑他的心智。一個癌末的瘦弱女子,幾次的幫助大衛。大衛不是孤單的對抗最黑暗的力量。這似乎也是作者要傳達給我們的想法,我們就算看似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但其實總會有幫助我們的力量出現。

對於結尾,總覺得來的太突然,原本期待更毀滅性的大對抗,但主角是個原本平凡的大學教授,不是什麼電影中能文能武或有神力的超級英雄,這結尾反而更能凸顯人性堅韌的一面。小說就是虛虛實實互相交錯,書中密爾頓的《失樂園》是出於對惡魔的同情所留下的紀錄,而這本《惡魔學者》又純屬虛構,或作者真的知道神和惡魔的力量呢?!

經典的《大法師》已經是我接觸鬼片的極限,頭180度的轉到背後,在電影中是一閃即過的畫面,但是透過文字的描述,逐字的閱讀下來,驚悚恐怖的感覺倍增,不能跳過任何一行字,所以腦中呈現畫面的感覺,幾乎就像慢動作般出現。咀嚼文字的過程中,畫面更像重播般,不斷重複。知道惡魔即將出現,但是不知道他哪時會從書頁裡跳出來,有次在深夜裡閱讀,明明是悶熱的夏夜,但卻被外面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嚇的要冒冷汗,趕緊把書闔上。作者成功的營造出驚悚的氣份,最後當然是在白天看完,不是不夠緊湊而沒挑燈夜戰,而是不敢

我是相信真的有鬼怪、外星人的,這也是我不敢看鬼片的原因。宇宙之大,怎麼可能只有我們,我們渺小平凡的只看的到和我們類似的一群人,但我相信在無限的因果輪迴中,有太多的奧秘是我們沒辦法參透的。有太多力量存在這個環境中,善與惡,好與壞,這應該要有界線的一切,其實是難以明確界定的。

該面對的躲不掉,擋在你身前的可能是自己最心愛的人,他因為愛你,而決定先挺身而出。其實,我們早已有力量,對抗所有未知,只是沒有足夠的信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肆季 的頭像
肆季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