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的致命紋身不斷蔓延,一個新的生命是否能夠帶著希望出生,延續人類強韌的基因。而,這是未知的將來可能發生的事,還是已經正在發生

**
.希爾 ~ 奇幻基地出版 **
大家仍然不知道龍鱗癬確切的傳染途徑,只知道可能是經由接觸傳染,感染者會在皮膚上長出螺旋狀黑色鑲著金邊的黴菌,發病期因人而異,最後會自燃而死。各地不時傳出因大批感染者集體自燃而引起的火災,甚至是一整個城市都陷入火海。有人為求自保,到處射殺感染的人。而所謂的醫療集中營並沒有確切的醫療方法,只是把患者集中起來預防感染給更多人。

哈珀原本在小學裡當護士,隨著龍鱗癬的疫情擴散,原本平靜安穩的生活,開始受到衝擊。學校關閉,哈珀決定參加醫院的徵招當志工。某天,帶著英國腔的消防員帶著一個清秀的男孩,不管急診室中長長的排隊人龍,要求院方馬上診斷。哈珀機警的發現從坍塌的大樓中被救出男孩,其肚子疼痛的狀況可能是闌尾炎,須馬上緊急安排開刀。但男孩復原後,卻離奇的消失。

哈珀知道自己懷孕後,又發現自己也長出龍鱗癬的紋路。保險起見,決定先讓在公共工程處上班老公-雅各到已故同事的拖車上暫住。為了怕傳染給別人,哈珀一直待在在家裡,直到家裡糧食即將用罄,在決定要出門時,正巧戴著面具的神祕少女、男孩和一個男子送給她孕婦專用的軟糖和一隻緊急時可以求救的伸縮笛。

雅各不斷懷疑自己也被感染,並刮除自己身上黑色的斑紋。早在疫情擴散前,雅各就決定要在發病自燃前優雅平靜的自殺,所以回家想和哈珀做個完美的了結。哈珀為了肚子裡的寶寶,下定決心想堅持到寶寶出生,而拚死要逃出。在吹響神祕女孩送給哈珀的伸縮笛後,神祕女孩和男孩出現領著哈珀到達樹屋,還有消防員伸出冒出火焰的左手,對抗已經瀕臨崩潰的雅各

而試讀,就在這緊張的時刻結束!!!

龍鱗癬究竟是怎麼傳染的呢?這不像《屍速列車》中的病毒,被感染後立即致命發病,會變成喪屍。緩慢的發病歷程,反而讓人的心理承受極大的壓力。健康的人,害怕自己不知何時會被傳染;感染的人,不知自己何時會發病。全球陷入一片混亂。每當看到這類的末日災難故事,總覺得心裡一沉,這種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命運,總是讓人覺得自己太過渺小,也覺得自己恐怕無力對抗大環境的整體變遷。災難片越看越多,而現在有了小孩之後,深深覺得災變發生時,自己恐怕沒有辦法像電影或小說中的超強父母,帶著小孩逃出重圍,自己恐怕是第一波領便當的人(苦笑)。何必那麼認真呢?災難真的來襲,是否誰都躲不過。看開之後,就覺得還是以純閱讀的放鬆心情來閱讀,才能好好享受書中的緊張情節和作者精心安排的故事。

哈珀原本自認美滿的婚姻其實只是表面,雅各原本幽默沉著的個性其實並不堅定,這慘忍的狀況反而為哈珀帶來更大的威脅。其實雅各一直瞞著哈珀過著自己的生活,雅各個性中較為放縱陰沉的一面,反而因怕被感染的恐懼而無限擴大。

熱心助人的哈珀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到醫院幫忙,看到能有患者在動盪的環境中,仍然保持善良的熱忱;也看到有患者最後是全身發光,而不是自燃。也許還有很多的意外,而人類基因的抵抗和適應能力也很難預測。龍鱗癬似乎無法通過胎盤,哈珀抱著希望,期待有機會讓自己的寶寶出生;消防員似乎能操控龍鱗癬的火焰,與之和平共存,為這故事帶來希望的可能性。非常能理解哈珀剛為人母的心態,一個小小的生命已經形成,和寶寶同為生命共同體,身為母親,更有一個要保護孩子的無形責任。2016年茲卡病毒開始蔓延,當時說它有可能造成還在腹中的胎兒有小頭症的狀況,正巧也在那年懷孕,每天就是緊張的看著台灣的疫情是否有受到控制,看著電視上小頭症孩子的照片,我的心裡滿是擔憂和不捨,原本應該活潑可愛的孩子,卻因為疾病而造成缺陷。還好,10個月過後,疫情沒有蔓延,寶寶洪亮的哭聲和圓滾滾的身體一切都健康。

致命危機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能夠讓人繼續生存的是信念是什麼?為什麼有人能和龍鱗癬一起生活?也許,生命就是有許多奇蹟可能發生,很多不可思議會在絕望時給人驚喜。我們總有機會扳回一成,總有機會在困境中找到一絲逃脫的方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肆季 的頭像
肆季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