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屋》DSC03014.jpg     
閃耀綠意的樹屋,已經開始生根


**
角田光代 ~ 聯經出版 **
時間:2012/2/3(星期五) 19:15~20:15
地點:第二十屆台北國際書展-世貿一館 紅沙龍
主題:逃避,並不是一件壞事-《樹屋》新書發表會
對談人員:《樹屋》作者-角田光代(以下簡稱角田)
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郝譽翔(以下簡稱郝)
主持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吳佩珍(以下簡稱吳)
《樹屋》DSC02995.jpg

<新書發表>
此次的行程是角田第一次到台灣為她的新書做宣傳
身穿綠色洋裝的角田,配上靴子
為今天這寒冷飄著細雨的冬天夜晚帶來清爽的綠意
《樹屋》DSC03012.jpg

角田先透過翻譯和大家打招呼:
初次見面,我是角田光代,請大家多多指教!
我過去沒有書寫過以歷史為背景的題材,大部分都是取材自日常生活。這次為何做這個突破呢?
當我在思考如何活在當下,發現不同歷史背景下,活在當下的方式也有所不同。對日本來說,第二次大戰是個重要的分界點。戰前和戰後的日本產生很大的時空轉換,戰後日本被毀壞,損壞後的日本,要如何生活?
時至今日,戰爭已經經過很久,是現在才能再去反省過去的所作所為。但當時的人只能隨波逐流嗎?我選擇的不是很偉大的人物,只是小市民的觀點。

郝:
《樹屋》由家族的故事,扎實的呈現日本戰爭前後歷史的演變,活生生的近代史。
21世紀的台灣文學中,家族書寫也是一個重點主流,像陳玉慧《海神家族》、駱以軍《西夏旅館》、陳雪《橋上的孩子》、童偉格《西北雨》、鍾文音的島嶼百年三部曲、還有我的《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
大家一窩蜂的寫家族史,並不是因為有什麼獨特。是想從出生的環境,看見自己,看見某個角落。因為空間的不同,像我在北投出生,及其周邊的環境,都在我的記憶裡。再來就是時間,到中年回顧自己生長的點點滴滴,放到歷史的座標中。
我本身也是三代的故事,外祖父澎湖人到台灣,從高雄上岸,因會說日文風光的娶到外祖母。
我父親是山東人1949年在高雄上岸。 1969年出生,1975年我母親帶著小孩到台北。當時的觀念台北是天堂,大家一窩蜂往都市集中。
我把我的故事記錄下來,記錄下點點滴滴。《樹屋》則是歷史的縮影,所以我看完很感動,可以看出角田也做很多功課。

角田:
1967年出生,我們算是同年代。聽完郝老師分享的故事,我們對歷史的感動是相同的。

吳:
本書榮獲2011年伊藤整文學獎。
書中描寫的家庭和傳統日本家庭很不同,有強烈的疏離感。想請問角田為何要這樣塑造這樣的人物?

角田:
戰爭改變日本很大!男人因此不在家,像我爺爺和外公因在戰爭中死亡。很多人認為日本就是家長制,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家長,是大家族。但戰後家庭結構改變,很多家庭都沒有爸爸,也變成小家庭,家庭觀念也產生很大的不同。
戰後家庭主流已是小家庭,書中的設定其實和當時不一樣。我要傳達的是,沒有根的家庭,像戰後小家庭沒有中心的虛無感是共通的。

郝:
我父親是山東人,祖父被日本人抓去修鐵路,然後被炸死,對他已完全沒有印象。所以山東人有很強的仇日情緒。外祖父於日據時代在日本人的飛機場擔任工程師,原本很風光,但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外祖父找不到工作,只能做粗活,沒辦法養家。所以母親20歲就必須負擔家計。我成長過程中,不斷聽到我母親的埋怨。
1949
年父親來台,等到有機會再回山東時,已經隔了50年,他早已垂垂老矣也是個異鄉人。
因戰爭把所有亞洲人串在一起,歷史就像從教科書走出來。

角田:
對於逃避,我有疑問,人活在時代洪流下是否沒有選擇,是否只能隨波逐流?又想到戰爭,是否一定要被捲進去參與戰爭?
書中第一代的逃避是對社會的洪流的反叛。當時的環境下,逃亡或生還者都會被視為羞恥,但他們抵抗時代,所以活下來。戰後日本經濟蓬勃發展,接著泡沫經濟,對逃避的定義也有不同解釋。
我利用不同的時代背景,來看逃避這件事。戰後的第二代小兒子原因不明的自殺,逃避仍是抗爭,不想被大時代吞噬。第三代卻是融入在社會中,隨著社會不作反抗,就是逃避。
當下對現實逃避,就是把頭轉開,不要看。上一代的逃避是抗議,是完全不一樣。上一代用逃避表示對時代抗議,現在我們要用什麼對時代抗議?

郝:
我想到米蘭.昆德拉《生活在他方》。感覺不管去哪裡,都是好的。我也開始想到我的生活。
父親所唸的學校到澎湖,大家被國民黨政府編兵。他被編成伙食兵,趁一次採買伙食的機會逃走,還誠實的歸還餘額,逃到馬公後拿到一張假身分證,從此以假名生活。這也許也是反抗大時代。
我母親1975年從高雄到台北,當時已和父親離婚,帶著我們到台北。也許是逃,也是對新生活的期待。
我大學也想逃避北投,覺得它是最無聊的地方,現在卻覺得它是有趣的地方。而現在,還能逃去哪?是否還有反抗的意義?
我很喜歡本書結尾「建立家庭的應該不是根才對。假如不是根,那是什麼?是希望。」
今天抱病出席的郝,用著有磁性的聲音緩緩念出,真的好有感覺呢!那是良嗣的體悟,也是角田所要傳遞的另一個重點。

角田:
郝老師的故事很精采,我聽的很入迷。

<快問快答Q&A
新書發表的時間很快地到8:00,剩下的時間留給了現場觀眾發問。角田非常期待聽到台灣讀者的想法。

Q1
:本書描寫到戰後的時代及背景,但年輕的一代沒有經歷過戰爭,喜歡把自己關起來。不知道角田在書寫時是否會怕與時下的讀者無法溝通,概念無法傳達?
角田:我不覺得擔心或困難,我想只是年齡的問題,就像我20歲時也對其它的事漠不關心,只想到自己;30歲視野慢慢打開,也開始思考;40歲開始探究自己的生活背景和尋根。也許20歲時的沒興趣是普遍的。

Q2
:看了作者的書,發現都有一點點推理的成分,想請問角田是否有想創作推理小說?
角田:其實我很晚才開始閱讀推理小說,大概35歲前後才開始看,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我對推理小說非常有興趣,還在累積,希望有機會60歲時能寫出好作品。

Q3
:書中人物描寫非常鮮明。想請問角田《樹屋》是否會改編成電影?像《第八日的蟬》改編成電影,其中井上真央的表現讓人印象深刻。是否有想請那些明星擔任其中的角色?像我就覺得山下智久很適合擔任良嗣。
角田:我很希望有機會改成電影,但因為《樹屋》地點橫跨中日,以日本目前的經濟狀況,這非常大手筆。目前我還沒有接到相關的合作討論計畫。
平常很少注意藝人的動態,所以,我想你們可能比我還會選角()

Q4
:想請教一些創作的問題。我很喜歡看作者的書,但身邊朋友會怕內容太黑暗而不敢看,請問角田對於創作這些故事是否會擔心太黑暗?我喜歡看這樣類型的書,卻不敢創作。
角田:因為我的小說有點黑暗,所以大家讀起來可能有點累。
對我來說不能只寫美好,越想寫美好的事,可能會寫的越黑暗。我常思考,為何會發生這些社會事件。因為本身就很黑暗,所以覺得沒有甚麼大問題,可以淡淡的寫出。

Q5
:想請問角田喜歡那些文學作品?
角田:我最喜歡的日本作家是開高健、也很喜歡太宰治的作品。

座談會到尾聲,角田忽然就落淚了,因為想到日本大地震時,台灣給予的協助。
還有咱們這些熱情的觀眾和讀者,還有聯經親切的工作人員吧!

作家真的都有一個敏感多情的心,看到了角田的真感情。
讓我眼眶也忍不住泛紅了!
《樹屋》DSC03008.jpg

<見面簽書會>
地點:聯經攤位
《樹屋》DSC03017.jpg

原本聯經說只有第二場會後才有簽名會
後來應該是熱情讀者踴躍反應,角田同意今天也有簽書會
角田特別簽上我們每個人的名子,再蓋上她在台灣剛刻好的章
而且還有工作人員幫忙可以和她合照
!
《樹屋》DSC03039.jpg

還好今天我道具準備很周全~整個就是笑得太開心。
她會親切微笑和鞠躬道謝!完全沒有架子,好溫柔唷!!

看到作家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談笑風生,而不是書封上小小的照片
真的有好特別的感覺
她就是寫出這感人故事的作者呢!

因為聯經的試讀活動,有機會在第一時間看到《樹屋》
之前本來比較少看這一方面的書
也因為試讀活動,有機會看了很多不同種類的書!

到了8:50依依不捨地離開書展
今天,聽了兩個故事!
還很榮幸有機會一睹角田迷人的風範!!
《樹屋》DSC03015.jpg

肆季《樹屋》試讀心得

角田光代簡介:取自博客來網站
1967
年出生於神奈川縣。
作品橫跨純文學與大眾文學,部部長踞暢銷榜,並屢見於各大文學獎之列。分別三度入圍芥川獎及直木獎,曾榮獲日本大眾文學最高獎項直木賞、川端康成文學獎、中央公論文藝獎、伊藤整文學獎等獎項。與吉本芭娜娜、江國香織並列為當今日本文壇三大重要女作家。

《樹屋》的內容,可參閱博客來簡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