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自己,在這漫長的道路上沒有別人做伴。究竟,最後能找到的是無助的自己,還是充滿勇氣的自己?
 
 ** 卡翠娜.戴維斯 ~ 商周出版 **

家道中落,導致爸爸不斷喝酒,脆弱的媽媽經常揚言要自殺,導致克莉絲封閉內向的個性,常與大提琴共度許多時光。之後,克莉絲一直都以大灘旅社為家,旅社負責人-班,並和同樣在旅社打工的安德魯感情極深,閒暇時就喝酒聊天。在自己的小鎮上就算沒錢也不用害怕,因為總有朋友可以互相幫忙。

熱愛極限運動的傑克帥氣並且無畏無懼,這樣耀眼的他,居然決定選擇與克莉絲交往。但沒想到這樣甜蜜的日子只維持一年,傑克表示想要去南美洲的巴塔哥尼亞。安德魯和克莉絲相約表示可以用街頭賣藝的方式賺取旅費,一路賺錢至挪威北方的北角。但安德魯後來過世。傷心又孤單的克莉絲,決定改變自己,並完成自己和安德魯的約定,帶著大提琴獨自上路。

克莉絲並不是個獨立勇於冒險的人,從旅程的一開始,克莉絲就不斷的擔心,並且悲傷的想要回家。後來,克莉絲遇到強艾瑞克,就暫住在艾瑞克的家。卻也因此不想離開。但總有某場對話或關鍵,能讓克莉絲再度啟程。克莉絲改變自己演奏的曲目,從古典樂變成流行樂並隨性的增加演奏技巧,慢慢變得有自信。

抵達北極圈後,內心激動的打回旅社,沒想到,傑克卻回到旅社,並帶回一個衝浪女孩住進原本的棚屋。傑克是克莉絲心中僅存的依靠之一,此時卻背叛了她,傷心的克莉絲只覺得永晝顯得刺眼。北角上的永晝,是否會比較壯觀漂亮?

原本是個普通的女孩,對於人生也沒有什麼規劃和目標。直到原本的世界變調,才開始想要改變。改變的剛開始,不斷後悔。第一趟的油錢就花掉幾乎所有的積蓄,之前也沒有街頭賣藝的經驗,所有賺錢維生的技巧,都是邊走邊摸索而來,沒有前輩教導,沒有SOP參照。接著,越來越熟悉也開始會規劃,知道該到哪找表演的地點。在我看來,這一切都非常大膽和勇敢。

我總覺得,出國旅遊就是要吃的好睡的好,出發前就事先規劃好一切。對我來說,旅遊就是要放鬆享受,所以,定義和克莉絲並不相同。克莉絲想要達成一個目標,讓自己忘掉失去的不愉快。其實,旅遊也是追尋自我的方式之一。藉由旅途中與自己的相處,慢慢了解最真的自我面貌。沒有熟悉的環境當靠山、沒有熟識的朋友做後援,讓自己試著找出生存的方式。

自己的目標又是什麼?自從生了孩子之後,總覺得自己所有的時間都投注在寶寶身上,陪他玩、逗他笑、哄他睡,一天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沒有辦法到遙遠的地方去旅行,但我趁著每一次上下班時的通車時間,深深進我自己的內心世界,和自己對話。我知道,除了寶寶以外,我還有好多我想做的事。還有好多書等著我去看,還有好多地方等著我或全家一起去探險。陪伴孩子長大是我們做父母的責任,但我們也要有一個自己的人生目標,讓自己堅定地往著那個方向前進。

不要怕自己一個人,自己的力量並不會比較小
內心的能量,可以決定你閃耀的光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