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夜裡,埋藏了多少祕密?一旦挖開,有多少人的人生從此將要改變。能阻止,或即將被毀滅

**
紀優.穆索 ~ 商周出版 **
托馬高中時期與分別擔任聖修高中部和高等學院預備班的校長父母-理察和安娜蓓兒同住在學校宿舍中,每天,都能看到如畫的風景。曾經,托馬是個成績優秀的學生,熱愛文學的他,也是那麼與眾不同而獨特,直到遇見梵卡。

有著一頭紅髮的梵卡,散發著空靈的獨特感,父母雙亡的身世,為她帶來一些神秘感。托馬帶著她到處遊歷,兩人明明如此契合,但某天開始,梵卡眼神有時空洞,藥櫃裡有各種藥品,梵卡開始變得無法捉摸。1992/12/19聖誕假期前,托馬接到梵卡的求救電話,發燒的她拿出驗孕棒說「我懷孕了」「是雅勒希逼我的,我並不想和他上床」。托馬一時情緒激動,準備去殺了雅勒希,關鍵時刻有另一人出現。最後,屍體被埋在當時正在興建的體育館牆壁中。

之後,據說梵卡和29歲的哲學老師雅勒希.克雷蒙逃去法國,兩人卻從此人間蒸發。托馬深受此事影響,夏天一到即到巴黎就讀商學院,實習時開始有閒暇時間可以寫作,也只有寫作能讓他心平氣和。

「聖修伯里高中即將歡慶50周年校慶,當天也會對學校即將興建的建築物『玻璃塔』進行動土儀式,新建築將會蓋在目前體育館的所在地。」《尼斯早報》記者-史蒂芬

托馬接到麥辛的郵件,決定從紐約飛到法國-蔚藍海岸尼斯。兩人從小就相識,但畢業後已經25年沒有見面。麥辛的爸爸-法蘭西斯和托馬的媽媽-來自同一個義大利村莊,兩家也是鄰居。麥辛是法蘭西斯的獨子,在學時功課雖不好,但在1992年那件事後,他得到解放努力拿到文憑,成功接手父親的建設公司並轉型成為綠建築楷模,也建立創業平台。和同性伴侶完婚後,找到代理孕母有兩個可愛的女兒,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接下來還要參選市議員。

校慶當天,一頭短金髮的芬妮穿著合身的無袖襯衫和緊身牛仔褲,掛著一台萊卡M相機的她仍然愛拍照,現在已成為心臟科醫生。她從國三成為托馬第一個交往對象,直到高二分手,但兩人仍維持友好的關係。麥辛、芬妮和托馬從小學就認識。

托馬接到「復仇」字眼的紙條,決定要查出梵卡失蹤的真相,也要保護深藏已久的祕密。為打探消息和記者-史蒂芬(托馬的同學-崇尚寫作的自由,愛諷刺別人)聯絡,得知有一個裝了10萬法郎的運動提袋在閒置的置物櫃被發現,而那是他的置物櫃。

托馬再度回到曾經想要逃離的地方,越深入調查,發現,大家好像都忽略了某個重要的關鍵

第一次讀紀優的小說,從一開始,就和托馬一樣想要找出真相。隨著故事進展,看到托馬深陷梵卡的魔咒中,芬妮心中也放不下托馬,太多的糾葛,在彼此之間,讓每個人跨不出新的人生。心中背負的遺憾太多,導致內心沒有辦法放開去接受嶄新的每一天。原本以為只有自己承受的最多,但其實,每個心中都有不同的秘密,有些人決定坦然接受秘密與自己共存,畢竟,這許許多多的一切,組成一個獨特的自己。

托馬沒有如父母期望,和哥哥姐姐一樣擔任重要職務,漸漸和家人疏離。托馬覺得麥辛的爸爸-法蘭西斯總給人可靠的感覺;媽媽有時溫柔,但大多數讓人無法親近;爸爸從不曾關注自己。在家庭的孤寂感,也導致他覺得自己與周遭格格不入,讓他渴望找到心靈契合的伴侶。但,托馬真的了解自以為認識的那些人嗎?家人間的牽絆,是否真的如托馬所認知的如此疏離微弱?托馬媽媽-安娜蓓兒的角色深深吸引我,她因為從小的生活背景,造成她獨立堅強的個性。為保護所愛的一切,她也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和想法。在25年前,她的獨立與勇敢,就相當耀眼,至今依舊。

紀優對筆下人物的刻畫相當細膩,那麼多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彼此互相影響。這是一個愛情故事,但每場愛戀,不是都帶著一點懸疑嗎。我們抽絲剝繭,想找出對方愛著的實質證據,想確認彼此是對方的唯一,想觀察是否有第三人存在於這場愛情的蛛絲馬跡。好一個懸疑愛情小說。

年輕的時候,總覺得要不顧一切去愛,追求那危險又飄緲的愛情。因為,愛情是拯救我們離開這混沌世界的唯一方法。在愛人的眼中,我們閃耀著獨特的光芒,我們是多麼與眾不同,而且是對方的唯一,這足以支持我們度過每一天。這浪漫天真的單純,是不是讓我們沒有辦法看清某些真相。

有很多種不同的愛,某些,是否危險的不該靠近,即使一開始我們就隱約知道會有不好的結局,這樣的懸疑參雜驚悚的愛,你敢靠近嗎?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