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名字.jpg
寶寶消失在嬰兒床中,我怎麼從這個惡夢中甦醒

**  
艾米.莫洛伊 ~ 春光出版**
參加「五月媽媽會」的媽媽們大約都會在同一段時間內生產,所以大家從懷孕開始就有相同的話題可以互相交流。互傳電子郵件交流幾個月之後,法蘭西決定邀請大家固定聚會。

漂亮纖細的薇妮並不是每次都會參加,有時會匆忙的忽然離開。五月媽媽會成員在某次聊天時,大家發現薇妮是單親媽媽,獨自承受照顧寶寶-邁達斯的壓力,決定辦場不帶小孩的晚間聚會,讓薇妮放鬆。妮爾也推薦自己預計要雇用的保母-阿爾瑪,並願意負擔保母的鐘點費。

74號在酒吧的聚會當天,大家決定不討論有關寶寶的話題。

可蕾是作家,幫名人寫回憶錄,但有了小孩後,寫作進度嚴重落後,抓不住腦袋裡虛無飄渺的文字。

妮爾是國內最大的雜誌發行商的資訊部門主管,因公司換新資安系統的作業,五天後就要提前結束育嬰假。「讓寶寶看到媽媽去上班好事,可以培養獨立自主。」。老公-賽巴斯欽在現代藝術博物館擔任文物維護員,她的薪水是他的兩倍多,他們必須靠她的收入才能在紐約生活。她不能為了四週的無薪育嬰假毀了一切。音樂太吵,妮爾多喝了幾杯,動手刪掉薇妮手機中間看寶寶的監視器。

同志爸爸-爸代是唯一的男性,有時候爸代看薇妮的眼神很特別,可蕾感覺得出來他絕對是異性戀。

史佳麗那麼沉穩、有自信似乎總是知道該怎麼做。史佳麗的丈夫,擁有終身職的教授,即將搬去郊區威斯特徹斯特的大房子,收入足以讓她安心當家庭主婦,還可以逛街買新家具。

來自田納西的法蘭西,老公-羅維爾是設計師,因為嚮往至紐約發展,兩人也決定一起搬到紐約做人工受孕。在生下威爾後,老公需擔負起全家的生活開銷。

晚上十點三十二分,妮爾接到阿爾瑪通知「邁達斯不見了?」。

有很多人不斷努力地想要得到一個孩子;如果幸運,寶寶在預期之下來到。生活,從肚子多了一個小生命後開始完全不同。自己的身體,必須與另一個生命共享,也因此,對於寶寶的一切,媽媽總是不停的擔心。在自己經歷過懷孕後,才真的了解這所有媽媽的共同歷程。多神奇的事,小小的胚胎不斷成長,我們有血脈的相連,但我完全不知道寶寶有沒有正常健康長大,除了依靠產檢的檢查,自己小心翼翼的保護,似乎只能乞求老天幫忙。

懷胎十月,生下健康的寶寶,媽媽順利通過第一個考驗,總算看到自己的孩子。在準備要呵護牠長大時,「寶寶不見了」父母最擔心的噩夢發生。一起參加當晚聚會的「五月媽媽會」成員,間接成為導致悲劇發生的幫兇,也因此成為媒體及警方關注調查的重點。生活被攤在報章媒體的渲染下,輿論的抨擊更讓人難以接受。失蹤的寶寶似乎也帶走彼此的友誼和終於平靜的生活。

但如果,懷孕是在自己預期之外的事呢?如果,寶寶沒有順利成長呢?我們不會的事情太多,沒有人教我們怎麼當一個媽媽?也沒有機會預先實習當媽媽的難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可以參考,讓我們有足夠的信心面對任何可能發生的意外狀況。原本育嬰的壓力已經很大,除了要當好媽媽,還要當賢慧的老婆,擔心老公的反應;必須做好稱職的員工,因為背負經濟壓力的工作需兼顧。我們怎麼一次做好那麼多的角色。某一個環節出錯,則所有秩序接連失控。

我可以決定我自己的一切,就算做錯,我自己承擔即可。但,夫妻兩個個體要共同養育一個孩子,可能這件事本身就是最驚悚的故事。在兩人原生家庭生活背景下,怎麼互相讓步,彼此合作,還要用多少愛,才能讓一個寶寶健康的長大。

為母則強,為了另一個生命,我拋棄了部分的自我,用我最大的誠意和耐力,決定承受迎接你的到來。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