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澤女孩.jpg

在一片沼澤中,我該如何獨自生存下去?我能獨自生存嗎?這需要多大的勇氣?人的求生意志是如此的強韌,為求生存,我會竭盡所能。

** 迪莉婭.歐文斯 ~ 馬可孛羅文化出版 **
北卡羅來納州濱海濕地充滿死亡、生機。也有流浪者、罪犯或窮困潦倒之人在此佔地為王,就在這片對都市化人類來說相對陰暗的土地上生存。

1952年就在奇雅或許7歲時,媽媽就在某天早上拿著行李箱,穿著鱷魚高跟鞋,消失在道路的盡頭。總是喝個爛醉的爸爸再度消失,兩個姐姐和哥哥也相繼出走,和自己年齡最近的哥哥-喬帝,也抵擋不住爸爸的拳頭,決定離開。

奇雅靠著一點點菜葉,爸爸偶爾給的零用錢,盡量餵飽自己。在一次獨自駕船出航的旅程中,差點迷失在潟湖中,還好遇到喬帝的朋友-泰特帶領自己安全到家。泰特留下一根漂亮的羽毛,開始和奇雅有所接觸,並教奇雅識字、念書。兩個同樣熱愛沼澤的人,是最好的朋友,也像家人一樣親密。

在爸爸也離開後,奇雅靠著記憶中的方式撿拾貽貝和經營潟湖中加油站的跳跳換取生活必需品及加油。開始得到幫助的奇雅,有海鷗和沼澤的陪伴,慢慢忘記已經消失的家人們,開始重新生活。
就在泰特離家上大學後,奇雅又再度被迫承受自己關心之人離去後的失落。

是對於異性的好奇和希望有人陪伴的渴望,奇雅開始接受柴斯的追求。家中經營腳踏車行的柴斯帥氣高大,是鎮上的最佳四分衛和風雲人物,但也憑著自己的優勢,到處拈花惹草。就在柴斯答應要為奇雅蓋一間湖濱小屋,將和她結婚時,奇雅卻意外在保紙上看到柴斯即將和另一個老戴珍珠項鍊女孩結婚的訊息。奇雅決定與柴斯斷絕往來。

此時泰特已畢業,並在新蓋的實驗室中繼續研究濕地。受傷太重的奇雅無法再接受任何人的離去,而拒絕泰特的示好。柴斯在潟湖中企圖對奇雅有不正當的行為。奇雅從小時候擔心任何一個靠近自己的陌生人,到現在卻要防備曾經與自己那麼親密的柴斯,奇雅要如何在自己最熱愛的溼地生存。

1969年柴斯被發現陳屍於瞭望台下。他殺或意外,究竟是誰該為這條生命負責。看著沉穩冷靜的辯護律師,慢慢陳述目前的所有證據。法庭的陪審員能夠屏除自己對「沼澤女孩」的偏見,根據目前的證據,做出正確的判斷嗎?

在溼地中,所有的生物都照自己的求生本能在生活著,從小在這片地區長大的奇雅也是。當我細心的呵護我5歲和3歲的孩子,每天怕他們沒有吃飽,吃的是否不夠營養。而有其他孩子,每日仍在為求溫飽而掙扎著。奇雅的爸爸,原本也是帥氣挺拔,對未來充滿希望,但戰爭造成腿部殘疾,也一直無法走出戰爭造成的陰影,所有的雄心壯志無法實現,只有酒精是最好的傾訴對象。一個環節的不如意,此後的人生開始失序。

奇雅的媽媽,原本生活在優渥的家族中,為了愛情,而離開自己熟悉的一切;為了孩子們,過著艱困的生活,並仔細經營著生活中的細節。這樣的媽媽,為何最後選擇拋下自己最愛的孩子,並且再也沒有回來呢?喬帝臉上的傷疤,媽媽洋裝上的污痕,在多年後,奇雅終於想起了一切。躲了那麼多年,是否該開始勇敢面對及迎戰。

一具屍體的發現,開始讓所有事情發生變化。柴斯就像愛到處虛張聲勢吸引雌性的雄性生物,自以為能控制所有的一切,卻不知道其實萬物自有其生存法則及規律。除了自然生態及成長歷程的描述,作者將懸疑無違和的融入本書之中,增加了書中對比的衝擊。

奇雅和泰特是多麼相似的兩個人,但泰特在大學時期也因為無法確定自己與奇雅的將來,而選擇不告而別。隨著時間流逝,思想與情感上的成熟,讓再度相遇的兩人,反而因為內心無法化解的芥蒂而無法靠近。

隨著閱讀時一次次的翻頁,下一頁似乎會有不同的羽毛飄落。奇雅藉著蒐集紀錄心愛的濕地生物度過孤單的歲月,她用心記錄下自己珍愛的所有生命,詳實的圖文紀錄也成為當地溼地生態的最佳圖鑑,我也好想拿到這樣一本精美的著作。作者創造了一個個性堅毅的女性,她曾像雛鳥般柔弱,但經過濕地的孕育,她已有強壯的翅膀,豐厚獨特的羽翼。我羨慕奇雅能專注在自己熱愛的蒐集與創作中,二十多年來的堅持,有了一個好的方向,也能以此維生。

多少年的寂寞歲月,但心靈的富足也都迴盪在這片濕地中。一個漲潮,沖走所有不開心的痕跡,讓這片濕地再度恢復原貌,平靜。我們都需要一個這樣能讓自己放鬆自在的地方,只有自己,卻不孤單,只有安心與滿足。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