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婆~深深的印象是
小時後過年回宜蘭鄉下
吃飯時桌上滿滿是外公外婆的拿手好菜
茶餘飯後~親戚們一起坐在小小的客廳裡看電視
宵夜時間~有外婆做的年糕、草仔粿
然後全家人再一起擠在外婆家的一間房間裡~聽著雞鳴起床

外公外婆一起上台北後
輪流住在舅舅們家
濃濃的宜蘭味就不常吃到了
後來外公過世~印象也很模糊

外婆身體不好後
就常進醫院
接到大舅電話~說要我們去看外婆最後一面
不知道那算不算最後一面~
那時的外婆雙眼張開~
但是已經沒有眼神
我沒有看過那樣混濁的眼睛
外婆很瘦~很瘦~

第二天早上7月12日~外婆就走了
後事是由萬安生命禮儀公司籌辦
而靈堂並不是設在家裡
而是在仁愛醫院的地下室
幾個七都有法會~
久久不見的親戚又見面了

告別式上
在棺材裡的外婆已經不像外婆
所以沒有哭~
但是看到家屬在司儀的指示下行禮跪拜時
眼淚就開始流個不停
外孫的我不在第一輪的家屬之中
看著排的長長的親戚們
對著外婆行著禮~
心裡滿滿的是淚水~
好讓人心碎的一個畫面
我離這個畫面如此近~

不敢說自己長大懂事了
但是卻對這次喪禮卻特別有感覺
也許是在法會上想的多了

外婆火化後只剩一堆白骨
就這樣~92年的生命

外婆留在我腦海裡的還是會塞給我們紅包的那笑臉
希望外婆早早投胎到好人家裡
重新全新的開始

伴隨眼淚沖淡的是複雜的感覺
身體裡留著外婆的血統
是純樸、和善~還在澎湃的流動
我希望自己能再加上一點什麼~
再加上一點我的專屬叛逆~很想~很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肆季 的頭像
肆季

肆季。秋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