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經有多少的回憶,內心充滿抱歉的感覺,所有我應該熟悉的一切,卻一點也不記得。我,是怎樣的一個人……

**
額賀澪
~ 尖端出版 **
古谷野真樹在暑假中的八月十日發生事故,晚上10點多騎腳踏車回家途中,從跨湖大橋被小貨車追撞掉入湖裡導致失去記憶。忘記自己與好友間的點點滴滴,也忘了自己與家人間的相處經過,還好學業等的知識和常識仍有記憶。原本是攝影社的社長,社員還有同班的春日圓-活潑可愛的女孩;生駒桂佑-高大有女生緣,總是不斷和朋友傳Line,不停看著手機。大家去年是一年三班,現在也都是二年五班的同學。班長-前園戴著眼鏡的女生拿著大家寫給古谷野的卡片,歡迎他回到班級中。也許,真的像班導師說的,這是一個好班級。

開學不久後,體育館的牆上被人用橘色粉筆下下大大的「7.6」,古谷野當值日生當天的日誌也被紅筆寫下「7.6」,古谷野直覺想要查出真相,覺得和自己有關。全校開始準備「雄飛祭」這個校園的活動,二年五班準備籌辦廟會活動,社團同樣也要準備展覽的項目。生駒和春日答應陪他一起找出「7.6」究竟代表什麼。

古谷野的爸爸最近都會提早下班,大家一起吃晚餐,全家一起看著電視節目一邊吃水果。但是意外發生前的家庭生活卻是不這樣。似乎是家人想要彌補已經失去的家庭生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狀態。是否,大家都有不希望古谷野想起的事。在前園的提醒下,古谷野知道春日是春日醫院的獨生女,她曾離家出走一星期;古谷野到生駒家拜訪時,那狹小的生活空間,讓他不知道該怎樣面對他這位最好的朋友

二年五班的黑板上也被寫下黃色的「7.6」,而前園看到生駒從教室走出。自己,到底忘了多少重要的事?

很懷念高中時期,經過國中時期血氣方剛的叛逆,進入高中後,已經是比較理性的階段,帶著多愁善感的感性,對事物的感觸特別深。學校同學相處模式儼然像小型的社會,雖然首要任務是顧好課業,但同儕間的壓力,常左右我們的想法。和自己要好的朋友,我們傾盡自己的真誠,希望得到對方同樣的回應。和父母間,反而說的少了。開始以自我為中心的生活模式,不了解父母為何不能了解我的想法,但是否是當時的我們,只注意自己,忘了注意父母辛勤持家的身影。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什麼是你想要改變的?發生意外後,古谷野失去一切的記憶,究竟,原本的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雖然一切可以重新開始,但這不踏實的感覺,很難克服。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曾經有怎樣的經歷,看著自己拍攝的照片,卻有種陌生的感覺。是不是自己某部分的自己,遺落在湖中,要怎麼才能找回所有失去的一切。作者細膩的陳述主角的迷惘,再加上需要解開的「7.6」之謎,推動著故事的進展。

左撇子的古谷野,是世界上的特殊族群。但我們每個個體,不都獨特而唯一嗎?十七歲的階段,我們開始認真探索自己是怎樣的人,喜歡怎樣的事物。心裡好像有多一點的愛意開始萌芽,好像可以專心的熱愛。不用顧及太多物質的現實壓力,那時的生活和想法,也許單純,但也純淨。

十七歲的自己,好像有點遙遠,記憶也帶著些許模糊。那時的我,是怎樣的人?我記得,我喜歡那時不虛假的自己,討厭背後說著自己好友壞話的兩面人,討厭說一套做一套的大人。我對當時的自己許下承諾,要永遠保持自己的真誠。笑了,我的心現在微笑著,也許,我比自己認為的記性更好。我,還是當初多愁善感的自己。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