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町的小餐館裡,九歲的男孩在這龍蛇混雜的地方,體驗到怎樣的世界,世界是如何運轉。

**  東山彰良 ~ 尖端出版 **
在西門町的刺青街中,店家來來去去,每個刺青師傅是朋友,也是對手。寧姊-養著一隻名叫小白的黑貓,從不接陌生的客人,非常有原則的對待每個來刺青的人。身材壯碩的肯尼,和寧姊總是意見不同。豬小弟和喜喜是兄弟檔。鮑魚則是黑道老大的小弟。小餐館裡,九歲的男孩-景健武平常負責跑腿送便當,因為爸媽的堅持而不准使用智慧型手機。阿華-經營著在小餐館對面的刺青街口擺珍珠奶茶攤,這平常也是大家休息聊天的好地方。

一開始總要有個動機,想當刺青師傅的理由和信念是什麼?想看這本書的理由是,好奇作者眼中的西門町是怎樣?透過九歲小孩的描述,在他眼中,大人的世界是如何轉動。在我們小時候,最在意的是什麼?記得老師的話占了很重要的比例,希望得到老師的偏愛。「骨詩」的故事帶著淡淡的哀傷。臉上沒有辦法刺青的原住老師,希望透過歌曲的創作來肯定自己而在夜店駐唱。一個成績優秀的女學生,因為某次考試分數不盡理想,開始針對老師對出各種調查和言詞的攻擊。原本溫和的老師,為了自己的理想,決定奮力一搏,終於有機會,也許是改變一切的機會,但事情總是發生的很突然。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的是難以預期的衝擊,一陣混亂後,不但沒有辦法朝著理想前進,而是從此失去方向,連原本的自己也迷失。

而肯尼的好友雷奧,在遭逢巨變下,自暴自棄,但某個轉機下,他重新找回自己。他去掉了自己原本的刺青,因為不需要藉著刺青來肯定自己,他已經重新蛻變,最後重新得到自己原本所追求的珍寶。中間經過十年的起伏,對九歲男孩來說,這漫長的時間中,要靠多堅強的毅力,才能貫徹自己的信念。

好多故事在這流傳著,在臉上刺青的人,已經死過一次,大家也都見過幾個這樣的人。身分不明的援交女,找到了把白貓刺成黑貓的寧姊,希望她為自己在臉上刺青。在眼睛旁刺著貓圖案的她,忽然成為FB等的紅人,還應邀上電視節目,大家對她直白的個性感到驚訝。但一陣子後,大家開始忘了她。好像沒有這個人一樣。就像所有造成熱潮的事件一樣,在所有人一窩蜂關注之下,不知為何,沒有繼續下去的話題,熱潮退了,沒有人知道故事是怎麼結束的。女孩去哪?我們心裡曾經關注的事,最後怎麼結束,是不是也在我們忘記持續留意下,被蒙上灰塵,堆到角落裡。

這小小的地方,是繁榮的西門町,也是我們內心某個地方,有好多故事曾經發生,不管是正在我們身上發生的事,還是別人的故事。也許,我一直在這小小的地方,但同時能感受到大環境變遷對我造成的影響。男孩最後不停寫下的故事,帶著童趣,仔細思考,卻隱含很多寓意,把前面所有的故事串接起來,很喜歡作者這樣的結尾,或許也是開始。

寧靜的小巷子裡,在兩個孩子沉沉睡去而有著秋夜涼風的夜晚中,今天是老公第一次出差歐洲九天裡的第六天。伴隨音響裡的搖滾樂聲,好像回到單身時的自由,或許比出嫁前還自在,因為現在的我有著絕對的自在和掌控權。喜歡閱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逃進書裡,和主角一同追尋世界運轉的真理,我用這些信念,穩固我所堅持的一方小天地。用心堆砌,真誠不悔。



 

    全站熱搜

    肆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